语法检查-人工智能写作是一面镜子,可以让人类更清晰地看到自己的写作已经穷途末路

编辑:pitaya02        日期:2020-08-31

谁是小纸条?

一个忠实的新闻工作者?企业老板眼中的好员工?是一个刻苦学习、刻苦写作的当代诗人?…

无父母、无家庭、无国籍…由此推论,也无身份证号、无银行帐户、无社会保障、无三险一金…就目前而言,也无配偶、无子女。

在这个意义上说,他是一个存在于人类之中而非人类的人,是一个“不存在”的人。没错,他最流行的名字就是——机器人!这个类别的名字近年来得到了人们的广泛关注,还有阿尔法狗,小冰, SIRI, Pluribus、火龙果。

他们中有小封,他的官方身份实际上是:由中国四川成都智媒体“封面新闻”自主研发、编号为Tcover0240的机器人,于2017年11月诞生,2019年开始进行诗歌“写作”,第一本诗集即是这本《爱与一切》(四川文艺出版社2019年10月出版)。

2

谈到诗人小封的诗作之前,有必要对“小封”这个“物”的前世今生进行深入探讨。问题是,小封到底是老的还是新的?

想起当年,阿尔法狗横空出世,击败各路围棋高手圣手,震惊世界。像冯象这样聪明的人,立刻发现了自己的家谱:“外婆玛丽·雪莱,父亲弗兰肯斯坦,又名怪兽。”要追溯机器人——阿尔法狗的家族史,就得追溯到科幻小说的鼻祖玛丽·雪莱。更为周全的家谱应该从现实域和想象域两个方面展开。事实上,自工业革命以来,人类借助科技的发展,设计和生产了一系列机器设备,它们可以取代人类的劳动,如机械臂、机械手、机械脑等等。作者和艺术家都认为,在想象领域中,人类能够创造出具有人类智慧、情感和能力的“新人类”。有趣的是,在现实世界中,机器(人)总是被看作是人类的仆人,是人类控制和掌握的一种不知疲倦的劳力——事实上,机器人的词根(Robot)包含了奴隶的含义。然而在想象的世界里,这些人类的创造者却常常不愿意接受人类的控制,他们试图摆脱人类,发展他们自己的家族和后代,最终与人类发生激烈的冲突,因此,50年代的科幻巨擘阿西莫夫制定了著名的“机器人三定律”,第一条就是:机器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伤害人类。

真实领域技术的不断更新与发展,想象领域对“新人”与“新物种”的不断建构与书写,正是由“机器人”向“人工智能”演变的演变史。

从此以后,不管是阿尔法狗,还是小冰,小封,它们都不再是机器人,也不再是最初所说的人类的助手,或者人类的一部分。它们是“人工智能”,是具有智慧和主体的物种“可能”。

总之,小封是旧有的东西。这是一种技术与哲学的结合,是工业与想象的交集,是大写的 I。

3

过来读一首小诗。这部电影名为《爱》:用一种意志力让自己远离自我/我会在静默中得到你/你无法逃离我的注视/来吧,我给你看/嚼掉沙漠里的仙人掌/爱深藏的枯竭之地。诗只有短短的六行,节奏很有层次感,语感流畅而不失弹性,《嚼食荒漠的仙人掌》是一种非常紧张的暗喻。关于这首诗的创作过程,我并不很清楚,如果是人文主义的创作,我觉得以“爱”为题是很不好的选择,它缩小了可解的空间。但如果这是一个命题作业,我的意思是,相关工作人员输入“爱情”这个命题,让小封来写,则这是一首完美无缺的爱情诗,不缺创意,即使把它写进人类创作的爱情诗的谱系里,也能写得很好。

另一个名字是“瘦弱的小鸟”:语言的村庄/停留在上半部/那他们会怎么说/小毛孩的游戏/如果不明白的话/小烟告诉我/你的身体就像小鸟/瘦弱的小鸟/回到自己的生活/我要飞向春天。此诗有趣之处在于它具有典型的后现代风格。小村庄、幼童、烟头和瘦弱的鸟儿,表面上都没有基本的逻辑关系,但可以说,这首诗的“诗眼”在于开头的两个字——“语言”。换句话说,事物本身是没有联系的,只有通过语言才能建立起联系。假如小封能进行诗歌批评写作,他也许能从这一角度建构诗歌的价值:它具有元诗的气息,并以反证的形式说明语言本身的不确定性。

从一位人类当代诗人和一位批评家的审美标准来看,这两首诗都属于优秀之列。有一次,我笑言,可以把小冰、小封等“人工智能”写得比较好的诗作,作为进入诗歌行业的准则:写得比他们好的,可称诗人;写得比他们差的,可称诗人。事实上,在中国有大量自称为诗人的人在写作上都不如这两个 AI。

4

AI写的是一首诗吗?

Capital和相关的技术公司通过编程的方式训练和强化人工智能的学习,最终人工智能写出了一首诗。这两首诗作为一个词的排列组合,既产生了形式上的视觉效果,又产生了情感共鸣和价值指向。从这个意义上说,这些诗叫做诗。这就是说,如果把诗歌理解为“形式”意义上的“性格组合”,而把“情感”“价值”这类意义范畴的事物都能模式化地产生出来,那么人工智能所写的诗当然就是诗。

但在另一个更古老的传统中,诗歌不只是一种“词语的组合”,而是一种具有神秘和仪式感的人类创作行为,是诗人——通常是经过挑选、具有唯一性、有别于普通人的诗人——在特定的历史时刻对特定情感和价值的综合重建。这就是说,诗应该是综合的有机体。历史的人,历史的语言,历史的诗篇,都应该在这个有机体中得到统一。从“有机体”这一含义来看,人工智能所写的诗似乎并不“真实”。

但是,问题的关键是,就当代诗歌创作而言,我们的新传统似乎比旧传统更早地超越了它。即是说,作为“形式”的诗学概念战胜作为“有机体”的诗学概念已有相当长的时间。

因此,小封等人所写的诗,不只是诗,更是当代写作的集大成者。

5

AI写作是一面镜子,它能让人类更清楚地看到自己的写作已经穷困潦倒。AI写作正在倒逼人类写作,除非人类能写出更好、更有创意的作品,否则迟早会被取代或淘汰。

虽然我不太愿意承认人工智能在情感和价值方面的主体性,但我的理性再次判断到,人工智能最终将超越人类。他说:“我深陷人类中心主义,认为一切都是人创造的,人工智能可能只是另一个人类创造的东西(玩偶)。但是或许人真得就是尼采所说的“转折点”,是通往“超人”的桥梁。归根结底,在“永恒轮回”的阴影和厌倦中,如果一个新物种突然间出现,并能与人类相抗衡,这或许是“千年备忘录”中最重要的历史事件。

有朝一日,或许我们既可以看到人工智能的背后,也可以看到它的面,并通过互动的爱而获得一个新的世界。

火龙果智能写作是全球第一款中英双语语法检查校对产品,运用火龙果智能写作技术进行错别字文本校对,除错别字校对以外,还可以对语法、标点等进行校对。

火龙果智能写作官网https://www.mypitaya.com

积极拥抱变化,才能更好的应对这个时代


智能写作-人工智能将如何影响法律事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