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协作-智能写作时代全面到来!一键自动生成文章已见怪不怪!

编辑:pitaya02        日期:2020-08-28

语篇语句生硬,需要加强上下文联系;单词拼写基本正确,词汇基础扎实;使用一些高级词汇,你真厉害!"这些评语出自一位英文老师的作文评语。但是,这位老师就是最近某翻译软件中推出的 AI老师。

不只有 AI的评论和鼓励。文章报道,视频广告,甚至你读的诗,听的歌,看的画,都可以由机器人创造。人工智能不但可以自己创造,甚至可以给文字润色、提升,人工智能的写作时代已经全面到来。无怪乎有人笑说,未来的新闻工作者和编辑将被机器取代,大多数媒体工作者将失业。

然而,这种话题显然已经过时了。假如说, AI作品刚面世的时候,大家还是充满了恐惧,那么现在,科技已经不再被简单的看作是“门外的野蛮人”。近一两年来, AI在传媒行业乃至整个文字写作和艺术创作领域的影响力越来越大、越来越广泛。这一领域目前有哪些顶级公司呢?和手工写作是竞争还是合作?产业发展前景及制约因素在哪里?每天经济新闻采访了许多从业人员、业界专家和投资者,希望通过他们的采访能够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

现况:市场参与者不断涌入

人工智能写作早就不是什么新事物了。微软公司的人工智能机器人“小冰”在2017年出版了他的诗集《阳光打碎了玻璃窗》,其中的小诗既清新又灵动,丝毫不逊于人类诗人。就像下面这样:“看那颗星,几颗星星闪烁,西山太阳。青蛙儿在远处浅水里,她已经嫁给了很多人。”

软件业是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的“灵魂”,在其发展过程中不断催生新技术、新模式、新业态。智慧型写作是软件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是指利用计算机语言对自然语言进行加工编程,从而实现自然语言的数字化、智能化和自动化。当前,包括智能书写、智能语音等计算机自然语言处理行业方兴未艾,大量的玩家正涌入这一市场。

自2019年起,火龙果就是其中一种代表。创立者、首席执行官周登平向每经记者介绍说,妙笔的定位是“全过程智能创作 AI助手”,为新闻写作、定制化信息、企业传播等领域提供服务。根据他的观点,目前人工智能写作的整体市场还不大,主要应用于媒体、商业文案等,市场参与者大致可分为三类。

一种是像今日头条,百度,腾讯,京东这样的科技巨头,大部分都是应用于自己的商业场景中。另一种是创业型企业,他们主要针对特定的商业应用场景,其核心是利用 AI技术提高行业内容的效率。三是媒体,当前大媒体都在布局智能写作,往往选择引入以上两种类型的伙伴来充实自己的相关技术。伴随着 AI写作行业的迅速发展,未来几年也会有新的市场参与者迅速涌现。

每经记者还整理了目前全球人工智能写作领域的一份玩家名单,数据来自清科私募通和公开信息:

数据显示,除了大型企业在布局 AI业务时会涉足这一细分领域外,目前主流的 AI写作初创企业还分了几类。获得融资的公司业务范围一般较广,如面向媒体、电商、政府机关和个人;而有些公司虽然只面向个人客户,业务模式较单一,但由于用户基础较大,也拥有较充足的现金流,占有一席之地。

此外,正如周登平所说,近几年很多媒体都推出了自己的机器人写作。举例来说,国外就有美联社的 WordSmith,华盛顿邮报的 Heliograf,纽约时报的 blossom,国内就有新华社的“快笔小新”,第一财经的“DT新闻王”等等。

尽管如此,业界对于 AI写作与传统写作竞合关系的讨论似乎从未停止过。

观察者:颠覆还是融合?

身为 AI写作领域的企业家,周登平已经习惯于被问及 AI和传统写作之间的关系。这种情况在与媒体的合作中表现得更加明显,经常有人半开玩笑地问他:“用了你们的产品我们会不会失业?”

在这段时间里, AI写作与传统人工写作之间的关系一直充满着冲突和争议,但周登平并没有这样认为。对写作而言, AI与人目前主要是一种合作关系,更多的人使用 AI来提高写作的效率,同时也有助于提高写作的产出,他还会一次又一次地向对方解释。

他说:“当任何重要的新技术出现时,人们的反馈通常有两种,一种是认为某些职业即将被取代或被颠覆,另一种则不赞成。对于 AI写作这种技术的应用,我觉得取两者的中间值比较好。这将逐渐渗透并影响到越来越多的行业和职业,这些行业和职业可能会直接取代一些不需要太多创意的写作领域,但总体而言,引发颠覆还为时过早。

一个新媒体从业者对每一位记者说,他已经尝试过世界各地常见的几个人工智能写作应用程序。从经验来看, AI写作不能替代文案来完成相关文章的创作,更应该称之为协同合作。「没有灵感或方向时,透过 AI找出不同领域的写作角度,作思维扩展及参考,可以提升文字工作者的工作效率。」

北大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院万小军教授也告诉我们,按照人工智能三个阶段(弱人工智能,强人工智能,超人工智能)的划分,机器写作仍然属于弱人工智能, AI写作能力与人类相比要弱不少,目前主要擅长写体育、金融、娱乐等领域的新闻报道,这些文章比较常规,有规律可循。现有技术因缺乏归纳推理能力而不能进行深度报道,缺乏联想能力而不能进行小说创作。与此同时,一般很难对机器写作的质量进行评估,从而限制了机器写作技术的发展。

然而,随着 AI技术的迅速发展, AI写作的技术平台也在不断地迭代。正如联想创投执行董事王光熙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所说的那样,人工智能的发展有赖于 AI技术和工业云两大要素。他说:“现有的 AI理论框架还不能支持高度智能的通用性应用,因此,这一背后一方面要求有很强的 AI技术能力(主要是 NLP和语言相关的),并要求有针对特定应用领域的产业落地能力和数据能力。具有这两种跨界综合能力的团队在未来该领域的竞争中更有机会。

争论:“人工智能写作是一面镜子”

尽管 AI的应用越来越广泛,但与人工智能在其他领域的应用一样, AI写作也存在着争议。

今年早些时候,深圳市南山区法院作出判决,对“人工智能写作领域第一案”作出判决。这起案子由腾讯公司起诉网贷之家,未经授权转载了 Dreamwriter写的一篇由腾讯公司撰写的文章,最后腾讯公司胜诉。这一结论还表明, AI创作作品在司法上属于版权法保护的范围。

版权只是 AI写作中众多争议的焦点之一。无疑, AI写作可以提高写作效率,但 AI技术也折射出人类自身的“缺陷”,给社会公众提出了新的议题和道德挑战。举例来说,人类和机器的关系这个主题充满了对未来的感觉。

据公开数据显示,在当前人工智能水平下,只有15%的新闻工作者能够实现新闻自动化,9%的新闻编辑能够做到。这个数据也许能给我们一些安慰:即使在 AI占主导地位的未来,仍会有为数不多的人类记者。就像万小军说的, AI写作将取代大部分传统写作,但并不完全替代传统写作,这主要取决于 AI写作的能力。

在此期间,他还坦言, AI写作将逐步推动相关产业的技术变革和工作模式变革,一旦 AI能力达到某个临界点,将对相关产业产生破坏性影响。而且我们已经准备好了吗?怎样应对由此带来的焦虑?如何学习和机器和谐相处?这也许是应该好好思考的问题。

这是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杨庆祥写的一篇关于 AI的短文的结束语。他这样写道:

AI写作是一面镜子,它能让人类更清楚地看到自己的写作已经穷困潦倒。AI写作正在倒逼人类写作,除非人类能写出更好、更有创意的作品,否则迟早会被取代或淘汰。

虽然我不太愿意承认人工智能在情感和价值方面的主体性,但我的理性再次判断到,人工智能最终将超越人类。他说:“我深陷人类中心主义,认为一切都是人创造的,人工智能可能只是另一个人类创造的东西(玩偶)。但是或许人类真的就是尼采所说的“转折点”,是通往“超人”的桥梁。归根结底,在“永恒轮回”的阴影和厌倦中,如果一个新物种突然间出现,并能与人类相抗衡,这或许是“千年备忘录”中最重要的历史事件。

有朝一日,或许我们既可以看到人工智能的背后,也可以看到它的面,并通过互动的爱而获得一个新的世界。


火龙果智能写作是全球第一款中英双语语法检查校对产品,运用火龙果智能写作技术进行错别字文本校对,除错别字校对以外,还可以对语法、标点等进行校对。

火龙果智能写作官网https://www.mypitaya.com

积极拥抱变化,才能更好的应对这个时代


智能协作-AI智能写作的应用前景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