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校对-浅谈智能写作时代的期待与焦虑

编辑:果妹        日期:2020-08-21

《新周刊》青年女作家、副总编蒋方舟因其少年成名而引起社会的关注,并被贴上诸多标签。她从小到大,一如既往地保持着对社会潮流的冷静审视和不随波逐流的自我。近日,她应邀参加联想智能生态类大学创新大赛全国总决赛评审,近距离审视新一代年轻人和即将到来的智能时代,深入地解读了青年群体的理解与疑惑,对智能时代的期待与焦虑,以及自己在时代洪流中如何倾听内心的呼唤等等。

与在“联想智慧型生态型大学创新大赛”全国总决赛上的风趣、俏皮相比,穿着“白裙子”、穿着“黑色休闲运动服”的蒋方舟穿着“白大褂”的她,显得更有风趣。二十多年来观察社会变迁的写作经验,使她走向超越同辈的成熟。

与蒋方舟没有交集的人,大多是通过诸如“少女作家”、“反叛作家”、“相亲作家”、“讨厌作家”等标签认识她的。她竭力反对这些说法,但最后还是放弃了反驳。一些人认为她已经习惯于被误解和贴上标签。

数不清的标签包裹下,蒋方舟心底憋着一股气,但她并没有直接发泄,而是从容地将外界的误解视为前进的动力。"别人怀疑你,你就会坚定,别人质疑你,你就会更加坚定。"蒋方舟在决赛中接受采访时评论了这句话,也像是一句心里话。

虽然经常受到检视,但作为年轻人的她认为,这个时代对年轻人太好了,她批评地说:“现在的年轻人不缺鼓励,缺的是更加务实和尖锐的问话。”

在社会快速发展、信息零碎、观众注意力被割裂的当下,蒋方舟有一股坚定的力量,他仍然沉浸在写长篇小说的激情之中,为了保持这种激情,他会把步调放慢。她只身在日本东京度过了整整一年的时间,为了获得写作灵感,她感到了“彻头彻尾的孤独”。

蒋方舟,28岁,心中隐藏着写作的雄心,她的写作欲望仍然强于结婚欲望。他把结婚年龄定在35岁,希望在30岁之前能写出一个让自己满意的作品。

在关注人在现实世界中的情感、内心和社会价值的同时,却又希望跳出现实世界的生存框架,正在创作一部长篇大论的反乌托邦科幻短篇,促使她不仅关注当下,而且具有想象未来的能力,借此拉长文字的生命力,写出不被现实和时间所击败的故事。

这个挑战不小,而她却自嘲自己是缺乏想象力的创造者。他从书籍和电影中汲取想象的养分,通过各种智能设备感知未来的脉搏。做联想智能生态大学创新竞赛评委,观察与审视年轻群体,也是洞察未来的途径之一。

蒋方舟在面临即将到来的智能时代时显得非常乐观,他认为人工智能正在打破人类想象的界限。在审视她的职业时,她并不担心写作会被机器取代,只担心:大众的阅读能力在逐渐下降,年轻一代的集体记忆也在逐渐消失。

下面是采访对话。

智慧的未来和社会的生存

"时代总是向前走的,愿意走的早点上车,不愿意走的也被拖着往前走。"

联想智能生态高校创新大赛全国总决赛评审团成员。

问题:有些人担心智能机器会取代许多工作,您认为智能时代是变得更好还是更糟糕?

蒋方舟:还是让人们的生活更美好一些吧。肯定会让一些人失去工作,但是这是一个自然而然的淘汰过程。对智慧时代,我倒不悲观,如果一个人的某一项技能被淘汰了,那就去开发多方面的潜力。

问题:你是否对此感到焦虑?

蒋方舟:职业发展的两大忧虑。首先,它本身是否可能被机器所代替,比如它能写小说。这种焦虑感并不大,能够被取代的那一部分写作,本来也就没有什么价值。持久的创造力是无法替代的。

最为焦虑的,是观众的焦虑。现在的年轻人已经不再用文学文本来认识世界,大众的阅读能力也在下降。我仍然担心,文学文本读者的消失。

如果让你选择的话,你会选择接受智慧生活还是倾向于拒绝?

蒋方舟:时代总是在前面,愿意走的提前上车,不愿意走的也被拖着往前走。你们决不能落后于时代。应该及早认识到这一点,更好地迎接新时代,找到自己的定位。

现在的时代,充满着各种可能。就技术发展而言,因为确实有许多事情是未知的。另外,从非常自私的角度来看,由于阅读的人越来越少,这既是好事又是坏事。读书成为了少数人拥有的能力和技巧,那么快速阅读并迅速整理书籍的人,就可以吃到知识红利。

问题:“智能时代”这个词现在很流行,你怎么理解它的意思?

蒋方舟:这些人可能是三、四岁或者两、三岁就开始玩 iPad切水果的孩子,聪明的原住民已经出现了,但是他们还没有真正开始创造。

问题:这些孩子有哪些优点?

蒋方舟:我首先想到的是缺点,在现实生活中很难找到创作灵感。另外,由于沉溺于智能设备,我觉得他们对别人的感受不太敏感,对别人的关心也更少。他们能在这样的情况下制造出什么样的产品?是否能够创造一些真正具有“爱”的东西?

对于智慧时代,我有两个担忧:一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减少了,对别人的痛苦失去了知觉;二是大数据,例如信息推送,算法是根据个人兴趣设置的,有可能使人的视野变得更狭窄,更盲区。

问题:有什么方式可以改变这种状况吗?

蒋方舟:联想这种鼓励创造的状态非常好,参赛学生所创造的东西,是与现实世界相联系的。比赛中有许多参赛作品,都是发自内心对现实生活的一些需要和洞察,是发明一些能让人走出去,和别人产生互动的智能装置。

问题:您最期待的智能设备是什么?

蒋方舟:我尤其需要智能翻译机。如今翻译还比较差,文学作品更是如此。如果这个装置可以学习作者的语言风格,在技术上打破语言、文化的隔阂,那么年轻人了解外部世界的成本就会降低。

在您的想象中,未来的智慧生活应该是怎样的?

蒋方舟:早晨起床,床会轻轻托起你,窗帘会自动打开,机器人会自动帮你穿睡衣,洗澡时会喷出适当温度的水,面包的机会会自动帮你做面包……这就是未来智慧生活,每个人都过着“帝王”般的生活。

青春,创新和智慧的创造

如今的年轻人并不缺乏鼓励,缺少的是更加实际和犀利的提问。

联想集团执行副总裁兼中国区总裁刘军的评语温和而犀利。

问题:时代变化很快,在大型比赛中,你会看到比你年轻的人,在你看来,他们和你这一代有什么不同?

蒋方舟:这些孩子对自己和未来都有很大的期望,对未来社会的想象比我还远,他们似乎摆脱了现实生活的压力。

问题:你认为它们创造的动力来自于什么?改变社会,改变世界的想法是什么?

蒋方舟:我觉得他们的趣味驱动有点强,比如 VR设备,其实很明显是趣味驱动,就像3D打印机制作的东西,也并非实用的,而是趣味驱动。如今的青年群体非常强大,联系他们群体的,其实就是共同的利益。

问题:您认为,联想在鼓励大学生创新方面,能做得更好的地方有哪些,能够激发大家的创新热情?

蒋方舟:已经很好了,联想是连接年轻人和市场的纽带,好处是直接把面向大众的中间障碍扫除掉,而且产品还能尽快量产,这对于年轻人来说,有很大的吸引力。当他们创造产品的时候,他们的思想也更加成熟,我发现审查会问他们问题,其实他们都拷问过自己。

问题:由于联想可能会对这些产品进行授权量产,因此评测在提问时也显得十分犀利,您如何看待联想集团执行副总裁兼中国区总裁刘军在本次大赛中的表现?

蒋方舟:我觉得他看起来比较温和,但是看问题比较尖锐,他看到的东西够多,所以判断能力很强。他能够识别出年轻人创造的有价值的东西,而不是不太有价值的东西,并且能够直接说出来。

这一时期其实对年轻人太好了,我以前当过类似节目的评委,很多人都一味的讨好和谄媚年轻人,觉得年轻人敢想敢干了不起,就给他们拍手鼓掌,说个没完。在比赛中,刘总对这些年轻人都很坦率,很坦率,很出乎意料,但是这里的起点很好。青年人需要不断的磨练,需要与外界的对抗。年青人并不缺乏鼓励,缺少的是更加务实和犀利的审问,团队顺风顺水时也最容易分崩离析,但在抵抗外部力量时却是最团结。

智能网和中国速度

能够提前感知到社会的变化,或者抓住时代变化的核心焦虑和核心痛苦,就更有趣了。

联想智能生态大学创新大赛全国总决赛在“最强大脑”的舞台上决出前三名。

你最近在国外住了一阵子,为什么要到日本来住去年呢?

蒋方舟:人在同一环境中,视野会越来越狭隘,你所看到的人和事其实都是雷同的,在海外很不一样,那是彻头彻尾的孤独,它带给你新鲜的感觉,让你在审视现实世界时,有更宽广的视野。

问题:有没有对海外的年轻人进行过调查?他们与中国的年轻人有什么不同?

蒋方舟:我所观察的日本年轻人最大的问题是,他们对外界没有太多的好奇和渴望,只想着自己的那件事,当然,日本年轻人也许会更快乐些。

问题:现在每个人都说中国将成为智能物联网发展的领头羊,您认为日本在这方面与中国有何不同?

蒋方舟:中国正在快速发展,我认为这可能是由于人口基数大所带来的竞争原因,也是推动我们能否在世界智能时代中取得领先的重要因素。

问题:对作家而言,他们似乎不想要太快的速度?

蒋方舟:创作者最大的挑战,在于即使现在把握住了社会生态,但是需要时间去写,写完了以后,作品可能就过时了,这个社会生态或许已经不存在了,不过,乐趣也就在于此——能否提前感知社会变迁,或把握住时代变迁的核心焦虑与核心伤痛,是比较有趣的。

你说你还有写作的抱负,你希望你的写作生涯达到什么样的水平?

蒋方舟:我觉得每一个阶段都不一样,这个阶段就是要成为中国最优秀的青年作家,成为70、80后最优秀的青年作家,写出这个时代的精神,这离我30岁还有一年半。

问题:你是否会坚持写出自己想表达但不一定会受到市场欢迎的作品?

蒋方舟:我今年想做个演讲,这个属于我自己的想法,但市场未必会喜欢。去做自己真正想做的,即使不成功,但我想做,并且满足。许多人都是面向市场的,这个市场是不可控制的,很容易后悔,也很容易失败。

那么你会不会在生意上妥协呢?

蒋方舟:决不妥协。钱能再生,激情不能再生。

面谈背景

2018年1月23日,蒋方舟应邀参加联想智造高校创新大赛全国总决赛在南京录制的“最强大脑”现场举行,与联想集团执行副总裁兼中国区总裁刘军、联想集团首席执行官、“最强大脑”人气选手王昱珩一同参加了大赛评审。

本次大赛是联想集团面向500多所高校举办的第一届全国大学生智能生态创新大赛,吸引了10000多名高校参赛

火龙果智能写作是全球第一款中英双语语法校对产品,运用人工智能写作技术进行错别字文本校对,除错别字以外,还可以对语法、标点等进行校对。

火龙果智能写作官网 https://www.mypitaya.com

积极拥抱变化,才能更好的应对这个时代

错别字-智能写作核心技术创新研讨会召开!